徐益飞:爱在山区 满满幸福

徐益飞:爱在山区 满满幸福
2019-11-12 13:26:39

回顾28年的教学生涯和26年的班主任工作,2018年被评为上虞区十佳班主任的岭南乡镇学校教师徐一飞,始终坚持“教孩子6年,想孩子60年”的教育理念,为山区孩子洒下爱的阳光。

在各种角色之间转换只是为了接近学生的内心。

作为一名负责农村学校的老师,徐一飞的工作既琐碎又繁重。她不仅是一名教师,还是一名生活指导教师和心理健康教师。她也是孩子们的母亲和朋友。

住院学生教育是农村学校教育的重点和难点。经过多年的训练,徐一飞学到了很多。每学期初,她将首先调查住校学生的具体情况,充分了解学生的生活、心理和家庭状况,然后通过与学生频繁的推心置腹的交谈,帮助学生解决思想困惑、学习抑郁和生活烦恼。

每当关灯时,小杰的同学们就不停地哭,这让宿舍管理员束手无策。徐一飞意识到他直到12岁才单独睡觉,所以他在学校里扮演小杰的妈妈,并引导小杰养成自己睡觉的习惯。她给小杰买了早餐,边吃边聊,以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在课堂上,让萧杰有意无意地多说话来建立孩子的信心。放学后,我和小杰在校园里散步,讲述了我们的儿子第一次住在学校时因为爱家人而哭的故事。她还帮助小杰打扫了他的卧室,并教他手拉手洗衣服,以提高他的自理能力。周末,徐一飞成为小杰父母的顾问,引导他们逐渐培养孩子独自睡觉的习惯。两周后,小杰习惯了独自入睡,他的学习势头开始增强。看到萧杰的变化,徐一飞深感欣慰。

重视学生思想教育是徐一飞做好班主任工作的法宝。她非常清楚,孩子们在青春期和叛逆时期都很敏感。因此,无论是在思想教育还是在班级管理方面,她都很小心,并努力像一个好朋友一样融入孩子们的心中。

面对不愿交流、沉迷网络的女学生,徐一飞每天晚上都会来到学生的qq号码前,以陌生人的方式“等待兔子”与她交流,逐渐成为可以互相交朋友的朋友,在学习和生活中关心她,逐渐将孩子拉向正确的道路。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对学生的关心应该越来越多。

“留守儿童”教育是当今社会的敏感话题,也是徐一飞在工作中经常面临的问题。她总是认为在面对留守儿童时,她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学生们显然总是很安静,脸色阴沉,看起来很不自在。徐一飞得知他的母亲离家出走,他的父亲外出工作,由年迈的祖父照顾。这家人不开心。他试图为孩子们在课堂上说话和表达自己创造更多的机会。他在业余时间和孩子们聊了聊他感兴趣的话题。他还指导其他学生邀请他玩游戏,帮助他融入集体生活。徐一飞注意到明明的铅笔又短又短,橡皮又小又小,于是“偷偷”把学习用品放进书包,给他买了新鞋,还给他换了一套衣服。慢慢地,明明像是不同的人,脸上带着微笑,智力和智慧也逐渐出现在教室里,快乐的孩子爷爷给徐一飞打了三天两夜电话感谢。

小余也是一个留守儿童,从小没有父母照顾。转学后不久,无人接送的小余被徐一飞接走,因为台风导致校车无法通行。徐一飞每天像照顾女儿一样照顾小余,这让班上的孩子们羡慕不已。两周后,当校车通车,徐一飞带着小余上车时,小余红着眼睛说,“老师,我会永远记得这段时间。”

仍然有许多学生像萧瑜情一样“记得这段时间”。徐一飞用爱温暖了学生,也收获了全部的快乐。记得施恩的学生总是打电话向她汇报,关心她的身体,或者在假期去学校看望她。这种幸福使她愿意留在山区的小学里,并一直传播爱和希望。

尽管班主任的工作很普通,也很小,但它的影响就像涓涓细流,深深地流淌在每个孩子的心中。“我希望每个孩子都能感受到我的爱,这是我作为老师,尤其是班主任最大的幸福!”徐一飞说。

福建11选5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 香港六合app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浙江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