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艄公”和一个中原小村的七十年

三代“艄公”和一个中原小村的七十年
2019-10-21 18:43:59

西蜀凤凰村的“摆渡人”雕塑。(王尤山照片)

幸福之家,西华峰村的一个住宅区。(信息地图)

新华社北京9月22日电(记者冯大鹏)9月22日,新华社《每日电讯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三代“飞行员”与中国中部一个小村庄的七十年》的报道。

在河流、湖泊和海洋中,如果一艘扁平的船想要顺利航行,它取决于掌舵的摆渡人。他的经验和勇气决定了船的速度和方向——它是否能航行到一个愉快的距离。

在河南西北部,有一个叫西华峰的小村庄,有300多户人家和1300多人。在村集体企业黄河集团公司的大院里,矗立着一座雕塑:在汹涌的海浪中,小船在涨潮,年轻的摆渡人挥舞着船桨,努力扭转潮流,眉宇间带着无畏和大胆。

新中国成立以来,带领这艘“船”向西滑过危险的海滩和暗礁,历经70年风雨的“摆渡人”一直是这三个村庄的党委书记。他们排成一条连续的队伍,带领群众努力把一个“糠村”建设成一个著名的“农村城市”。

(副标题)“致富书记”王在富:“即使你冒着生命危险,你也要养活整个村子。”

1949年,随着毛主席站在天安门讲台上向世界庄严宣告新中国的成立,豫北西华坊村也迎来了新的生活。从那时起,村民们告别了逃避饥荒和乞讨食物的生活,开始发展农业生产。

然而,在1959年,由于大张旗鼓的影响和自然灾害的发生,像全国许多地方一样,村党支部的最大使命是抗击自然灾害和解决群众的粮食问题。

那年冬天,31岁的预备党员王在富在面临危险时被任命。组织通知他,公社党委决定提前两个月把他调到一个固定的位置。他被任命为西华峰村党委书记。

当王在富听说一个村干部和几个年轻人要去新疆躲避饥荒时,他急忙挽留他们。

在那一天,国王对富人破口大骂:“我,国王,即使我上了山,下了火海,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让整个村子有足够的食物!”

王在富首先组织群众进行生产和自救,带领村里的壮丁在黄河沙滩上剪下粉红色的芽(一种杂草),晒干,磨成粉末,分发给全村。然后,他带领党员干部开垦种植了120亩抗旱山药、红薯、胡萝卜等。在废弃的边缘土地上。

"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些粗粮真的救了全村人的命!"91岁的村民王京花告诉记者。

在尽最大努力拯救自己之后,西印度群岛的人们度过了这个难关。后来,王在富带领人们修建水利工程,初步解决了人们吃饭的问题。

在经历了饥荒之后,他们仍然处于极度贫困的状态。王在富意识到:“如果我们想让所有的村民过上幸福的生活,光靠土壤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发展工业和副业。”

1960年初,他把村里的几棵树卖了300元,几个干部集资700元。由于条件简陋,他建了八座稻草屋,还建了一个小养鸡场。然后,他们邀请有能力的人回到他们的村庄建立泡菜工厂,并建立副业,如棉花游戏,轧棉,面粉加工,榨油,砖瓦窑等。

谁知道呢,这件事让上面的一些领导知道了,他们批评王在富“心富,无食(好)心”。反叛者还批评王在富在工业上的领先地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旦他头部骨折,血流不止。他的儿媳妇捂住他的伤口,抽泣着,“我们在这里干什么?我不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然而,群众很有眼光。西蜀凤凰村的人们尽最大努力保护他,担心他会受到惊吓。他们也跑回家恳求道:“王树基,你不能休息!”我们村庄的发展离不开你,西方各种年龄的男女也离不开你!"

群众的信任和村支书的责任也让王在富更加大胆。他白天打架,晚上带领大家秘密工作。当他没钱买锅炉时,他和群众转而用陶罐煮麦秸。如果你买不起烘干机,你可以为自己的加工购买铁片。搅拌器和网箱是木头做的,是村里的木匠做的。就这样,当地的方法开始了,王在富带领每个人用6万元建了一个造纸厂,其他人可以用15万元建。1970年初,造纸厂终于开始运转。此后,在王在富的领导下,西蜀凤凰村相继成立面粉厂等企业,使村内企业总数达到13家。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成功召开,新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良好时期。在农村,固定家庭生产配额的工作也如火如荼。这时,西华峰村已经完全实现了农业机械化,实现了农业的一站式耕作、种植和收获。数十种先进的农业机器和工具已经取代了手工劳动。这个村庄的土地由一个只有20人的专业农业队管理。其他年轻强壮的劳动者去村里的企业工作,农民成为了工业工人。

它是分开的还是封闭的?王在富思索着中央文件的精神。他认为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实质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他在全村的群众大会上说:“西封条是不能分开的。发展生产力和共同富裕没有错。这符合中央政府的精神和西部滑动密封村的现实。”

在这个关键时刻,王在富冒着牺牲政治生活的风险,在上级的压力下,带领西华冯仁做出了决定。

“要不是老书记性格坚强,思想独立,不随波逐流,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就不会有今天的顺利封闭。”郭薛镇老人说。

1984年,中国农村乡镇企业突然出现。西华丰及时掌舵,淘汰了作坊式的工商业,通过诚信赢得了金融界的大力支持。先后建成电缆厂、方便面厂、汽车弹簧厂等10多家现代大型工业企业,使西华丰村集体经济年均增长30%。1991年,西华丰成立了黄河集团公司。

1994年,西华丰村企业固定资产达到8700万元,纳税187万元。村民年平均可支配收入约为6500元,远远高于全国城镇在职职工年平均工资3236元。今年,全国有500多家乡镇企业,产值超过1亿元,位于西华峰的黄河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7月,王在富自愿辞去村支部书记职务,并决定将领导权移交给这位年轻人。

(副标题)“人才引进秘书”王小江:“为集体招聘人才,壮大企业是我的使命。”

王在富的继任者是王小江,他在焦作印刷厂担任纪委书记。他一再敦促他以西华峰村党委书记的身份回到家乡。

放弃“县官”成为“村官”?村子里没有人相信王小江会回来。一些同学、同志和同事不明白,街上还有更多的话:“这个人不是犯了错误就是出了什么事,或者他还想做什么?”他的妻子也抱怨道:“你在军队里已经和我分开十多年了。很难指望你换工作回来。现在你想和我分开……”

当时焦作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达夫同志鼓励王小江说:“一个生活在世界上的党员能够给群众带来好处,这是最值得的。回家为普通人做点什么。”

我该怎么办?王小江想到了党和组织的培养,群众的期望,他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话——去吧!他毅然回到了分离了20多年的村庄,成为了一名“村官”。

此时,乡镇企业的“分散污染”问题日益突出。国家还出台了一些重大的税制和财政改革措施,基本取消了一些对乡镇企业的优惠政策。全国乡镇企业普遍面临着税收增加、资金短缺、能源、交通和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社会负担不断加重的巨大压力。

王小江发现,一些企业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实现了账面利润,但事实上他们已经亏损,但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亏损。这种情况迫使乡镇企业提高质量,增强市场适应性。为此,王小江邀请了财政局的金融专家沈伟三为黄河集团的企业“把脉”。

今年,72岁的王小江说:“当我接过指挥棒时,集体经济已经开始成形。广泛招聘人才,使企业做大做强是我的使命。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引进人才。”

沈维三不负众望,带领团队在一个月内完成了一份财务报告,清晰地分析了面粉厂的运营情况。然后,“成本会计方法”扩展到所有企业。几个月来,黄河集团的财务管理已经规范化、制度化。对汽车板簧厂的一个单一的财务建议将为工厂增加50万元。

"使用合适的人,一次一层."王小江公开选拔全国300多名大学毕业生和各类专业技术人才,其中60多名高薪,为西华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王小江做的第二件事是充分发挥集团的优势,将资金集中在重大问题上,并投入巨资扩大产能。当时,造纸厂是西华峰村最好的企业,但它已经面临着污染和生产能力不足的问题。经村里讨论,2003年完成了一个投资8000多万元的碱回收废水处理项目,使废水排放达到国家标准,并获得了生产许可证。造纸厂的年生产能力也从原来的25,000吨增加到70,000吨。生产的卷筒胶印书刊被授予省部级优秀奖。造纸厂被评为中国乡镇企业行业最佳经济效益100强。后来,又投资3000万元完成了SMETT 8条生产线的扩建。投资1500万元完成电缆厂35kv高压电缆技术改造项目。

到2004年王小江离任时,西华丰村10多家企业的固定资产达到3.2亿元,销售收入8亿元,利税2100万元。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王小江的推动下,全村党员干部充分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村干部没有一个违背原则,没有一个被任意报销,没有一个在企业中伸出手来。这使村党部成为一个凝聚力强、战斗力强的堡垒。

到目前为止,“车内小吃摊”的故事仍在当地流传。有一次,王小江和他的老秘书王在富去郑州出差,开着奔驰去路边的一个摊子吃晚饭。小贩端着面条问道:“你有钱在豪华轿车里吃东西吗?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王小江俏皮地回答:“不用好土填坑。吃吧。”

王小江是军队中的政治工作者。他还把这种工作方法应用于村务管理。在20世纪90年代的西华峰村,村民个人的口袋鼓胀起来,但他们的头仍然“枯萎”。几个年老的村民在生病时偷香敬拜上帝,而其他人则跑了几十英里去寻找“大师”,去看具有各种“魔法技能”的医生。这些现象引起了王小江的注意。

王小江动员党员干部组成工厂和家庭。他把宣传科学和破除封建迷信的活动纳入了村规民约。他还在村里开展了“创建十星级文明家庭”评选活动,极大地提高了村民的精神面貌。在他的领导下,该村已投资2000万元建设文化馆、图书馆、乐康市、敬老院、殡仪馆等基础设施。村民们住在有电、水、液化气和中央空调的现代化公寓里。

(副标题)“改革书记”王力:为了振兴集体资产,放弃巨大的个人利益

受王在富的影响,2004年7月,刚满57岁的王小江毅然“交出”。组织检查后,前途无量的年轻村办企业“沙美特罗食品公司”总经理王力脱颖而出,被任命为西蜀凤凰村党委书记。

这时,经过20多年的快速发展,国民经济进入了一个新的调整时期。市场环境也从短缺变为相对过剩,导致企业经营困难。受大环境的影响,西部的企业也没有幸免。

“2010年,产品被销往全国各地的电缆工厂,生产停止。在电缆工厂工作的孩子被解雇了。此后,一家大型利税纸厂停产,我下岗了……”郭薛镇回忆说,2011年左右,西滑密封件的几个支柱企业相继出现问题,只有斯梅特的运营令人满意。

在此期间,西华丰村集体企业每年亏损3000多万元,王毅压力很大。当他走在街上时,他会被群众挡住,并被当面指责:“老书记领导全村几代人建设的国家似乎掌握在你手里!”

企业关闭后,如何偿还贷款?西部的集体企业应该走向何方?集体经济之路能继续吗?西滑动密封再次到达了一个关键时刻。

“有些企业,年复一年集体投资,看账本也盈利,但十年的账目加在一起,包括债务在内,利润一点都没有;还有一些企业已经到了一定的发展阶段,缺乏管理人才。没有职业经理人的引入,企业很难走得更远。”王力表示,股份制改革势在必行。

此时,国有企业重组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展开,重组后的许多企业都显示出新的活力。王力带领一个团队四处研究,并决定为了村集体的利益振兴这些资产。然而,他没有想到遇到的第一个障碍是村里的老书记和他的老父亲王在富。

"我想改革村里的集体企业."在家里的餐桌上,当王力告诉他父亲这个想法时,不像以前那么健康的王力吓了一跳:“你说什么?有人想发财吗?你想成为百万富翁还是千万富翁?”父亲和儿子非常生气,两天没一起吃饭了。

老书记急于看到西部企业的大规模倒闭。之后,他视察了华西村等地的股份制改革。他的态度妥协了,他对王说:“你可以改革,但你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首先,只有80%以上的村民同意,村民才能进行改革。第二,当前村干部不允许参与改革和管理。第三,必须解决村民对养老金问题的担忧。"

经过充分调查,该村已决定重组已停产的造纸厂和电缆厂,以振兴这些企业,引进人才、资本和新的管理理念。合伙人可以持有51%的股份,而西华峰村集团仅持有49%。斯梅特方便面厂也将其20%的股份转让给管理层。

"每个人最初同意的改革一旦实施,群众就不理解了。"王力说,许多人认为他的改革是把村集体企业卖给别人。在那段时间里,王丽的头发大面积变白了。

西华峰集体企业股份制改革始于2006年,直到2011年才启动。作为一名秘书,王力和前两届一样,只从村里拿到一份工资。村委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王力为村里的利益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其他人都有股份,但他没有。”

现在,进入重组后的造纸厂,工人们忙得不可开交。在办公楼二楼,记者见到了负责管理设备的程长洲。2011年,由于管理不善,造纸厂停产。作为技术骨干,他被广西一家私营造纸厂高薪聘用。当造纸厂成功重组并重新开业时,他毅然返回。

“重组后,员工责任感不强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产品被特种纸取代。程长洲说,现在企业效益很好,造纸厂每年可以集体向西华峰村上缴1000多万元收入。

停产企业改制成功,企业振兴,农村集体收入增加,下岗职工重新上岗,村民们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在王力的领导下,截至2018年,西华丰村固定资产达到15.7亿元,销售收入20亿元,利税超过1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超过3.2万元。在这个只有1300人的小村子里,每年缴纳的税款占武陟县74万人口的十五分之一。

西华峰村北接沁水,南接黄河。渡船经常面临波涛汹涌、浑浊的水流。只有关心群众安全、致力于为公众服务的舵手和勇敢、聪明、冷静、精明的“摆渡人”,才能带领人民走向幸福的彼岸。

谈到今天的成就,武陟县委书记秦迎军认为,“艰苦奋斗、实事求是、无私奉献、共同繁荣”的精神是其成功的主要原因。“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芒。西华峰村的发展是共和国共产党领导的70年斗争的缩影。”他说。

中央党校教授洪向华(Hong Xianghua)认为,西华坊村的三代党组织继续以钉住钉子的精神努力工作,使西华坊村从“穷”到“富”再到“强”,让老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西华峰村最近的变化是执行“第一颗心和使命”的生动例子。(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