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红心为革命的“白眼公”

一颗红心为革命的“白眼公”
2019-10-17 09:51:08

1938年秋,卓宇村地下党员、青年服务团双溪办事处主任邱学青去于霞潭村发动群众,组织青年服务团开展抗日救国运动。村里的邱长进积极响应,投身于激烈的抗日救国运动。同年冬天,邱长进加入共产党,决心毕生为党的事业奋斗。1940年,大井区委书记邱学青在邱长进家设立地下通信站,任命邱长进为大井区委至乐清县委的地下通信官。县委书记邱庆华看到了邱长进对党的忠诚,他的年纪大了,还有他的白眼睛,所以他被戏称为“白眼男”。从此,“白眼男”的名字就传开了。

1940年10月15日,国民党温州专员张保臣向乐清县县长李乃昌发出秘密命令:“方鑫村大井卓宇初中校长邱学青是一名异端分子,他与土匪和叛军勾结,企图袖手旁观,四处活动,希望能查出真相。”11月24日,大井派出所接到乐清县县长李乃昌的命令,派十多名警察以两种方式搜索邱学青。他们包围了邱学青在卓宇村和方鑫小学的家。邱学青的身份暴露了。丘长进得知消息后,急忙去县委机关驻扎的漂头村通知邱学青,但是县委机关已经调走了,邱学青也找不到了。幸运的是,他在回大井镇的路上碰巧遇到了邱学青。前一天盐东乡大雁村(现在的大井镇)的活动结束后,邱学青住在泗州府的一个朋友家里。这一天他起床去了解大井镇附近村庄的国民党军队的情况。邱长进焦急地告诉邱学青:“昨天下午,十多名国民党大井区警察来到你家逮捕你。因为他们抓不到任何人,他们翻遍了你所有的书箱。”他还郑重地说:“根据方鑫同志的说法,你们方鑫小学也有警察逮捕了人。这是紧急情况。如果你还想去大京,不要把自己扔进陷阱里,赶快藏起来!”得知这一信息后,邱学青立即隐蔽起来。国民党顽固派的追击失败了。

此后,不到4个月,国民党顽固派在大井连续两次追击邱学青。看来他再也不能躲在大井了。他第三次逃跑的那晚是在中国新年前夕。在邱长进的陪同下,邱学青在繁星点点的夜晚穿过石水岭、泗州府和谢宫铃,来到雁荡山,在香岭头姐姐家避难。第二天,春节的晚上,他们被姐夫的哥哥带到能仁村的一个亲戚家。住了几天后,我在亲戚的陪同下来到一座陡峭的高山上,去雁荡山都史洞躲避。之后,邱昌去了县委驻地山棉镇,又去了县委领导邱庆华,向他汇报了邱学青在大井的情况,在那里他被国民党顽固派连续追捕了几次。县委决定将邱学青从大井地区转移到永(嘉)乐(清)边区罗家寮地区,躲藏在新区工作。

1943年3月,乐清地下党领导人之一邱康福(别名陈爱忠,意为爱中国)奉命在浙东思明山抗日根据地工作。为了与浙东的党委和游击队取得联系,乐清地下党派邱长进为乐清至浙东的地下交通警察之一。从乐清到思明山,我们必须经过国民党军队的六条封锁线(检查站)。每条封锁线都有严格的询问和搜身。即使搜索中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我们也不可避免地会被打败。邱长进来回四次去思明山。有时他把信卷成一个小纸团,藏在烟草里,用烟叶包裹起来,然后把它们穿成碎布。即使敌军发现可疑,他也可以假装抽烟,及时销毁信件。有时信藏在伞柄里。他们有时藏在一根打狗的棍子里,躲避敌人的搜索,安全抵达目的地。有一次,当他穿过六条封锁线时,他被敌军连续打了六次,被血打死。当时,他想和敌人战斗到死,但他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不得不忍辱负重。只要他能顺利越过边境,没有任何危险,并完成组织交给他的任务,这是他最大的愿望,而遭受一些肉体的折磨算不了什么。他知道地下运输不仅是艰苦的工作,而且非常危险,往往是不可能防止的,一旦被敌人发现,就有可能死亡!但是,邱长进有一颗忠诚于党和人民的红心,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每次都能机智勇敢地完成党和人民交给他的任务。

然而,很快,邱长进的身份暴露了。敌人指控他“三比五通奸”,并多次派部队逮捕他。当地乡镇长也关闭了他的房子四次。当时,国民党“宁可误杀一百人,也不愿让共产党走”,他全家不得不逃到龙丘后山和雁荡山岩头的偏僻山洞里,有时睡在山上挨饿。家里的那块小土地已经被遗弃了。

难民的艰苦生活并没有动摇邱长进的革命信念。他决心世世代代进行革命。他派了三个儿子中的两个加入游击队。1943年3月,他的二儿子邱明川和邱康福一起去浙东思明山参军。他被指派到北部三个地区的游击队总部担任侦察队的班长。1945年初,邱明川被调回乐清,成为乐清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一中队的第一师团长。1947年,邱长进把他的三儿子邱明奎送到郭仓支队参军,成为第一中队的一名士兵。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邱长进先后被任命为卓南(今仙溪镇)负责人、仙溪镇负责人、大井区农民协会负责人。他于1952年被转移到县农场。1954年,由于年老体弱,经组织批准回国后,仍积极从事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的各项任务。广大群众称赞他是“一棵年轻的松树”。

(这篇文章是根据邱长进和邱学青的回忆写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