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荒”让平均一年拿一个诺贝尔奖的日本不淡定了……

“诺奖荒”让平均一年拿一个诺贝尔奖的日本不淡定了……
2019-11-01 07:37:51

(图片来源:诺贝尔奖官方网站)

在过去的几天里,诺贝尔奖一个接一个地颁发,老相识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再次陪他竞选文学奖。这位伟大的文学巨人继续在诺贝尔奖中扮演“错过”的角色。

然而,日本仍然是今年诺贝尔奖的获得者。瑞典科学院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来自美国和日本的三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在锂离子电池研究方面的杰出贡献。

其中,71岁的日本研究员阿基拉·吉野成为日本第2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21世纪以来的第19位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

看到日本人再次获得诺贝尔奖,许多人感到震惊。没人预料到,自1949年首次获得诺贝尔奖以来,日本已经超过德国、英国和法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诺贝尔奖获得者”。

日本27项诺贝尔奖中超过三分之二是在21世纪后获得的。换句话说,自2001年以来,日本平均在一年内获得了诺贝尔奖。

因此,许多人认为日本在诺贝尔奖上的惊人成就或多或少与一项计划有关,这就是日本的“诺贝尔奖计划”。

2001年3月,日本内阁制定并通过了第二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该计划明确设定了量化目标:日本未来在诺贝尔奖所代表的国际科学奖数量上应保持与主要欧洲国家相同的水平,并力争在未来50年内达到3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该计划还提议将重点放在四个投资领域:生命科学、信息和通信、环境保护和纳米材料,并利用有竞争力的研究基金吸引和培训年轻研究人员。

2001年诺贝尔百周年纪念仪式结束后不久,日本政府也重申了这一目标,并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内建立了一个“研究联络中心”。

当这个消息传出时,它在世界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甚至被一些国家嘲笑。就连当时获得2001年诺贝尔化学奖的日本科学家野依良治也评论说,日本政府“没有头脑”,纯粹是“傲慢自大”。

当然,下面是非常流行的“扑面阴谋”。

到目前为止,日本已经在一半时间前实现了近三分之二的目标。根据这一趋势,“50年30个诺贝尔奖”的目标仍然相对保守。

然而,日本诺贝尔奖的井喷真的是因为“50年30个诺贝尔奖”的计划吗?当然没那么简单。

(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平均年龄和成就列表。资料来源:诺贝尔奖与科学、技术和创新政策:诺贝尔奖获得者及其科学载体遴选过程分析,政策研究所大学工作文件(2016年5月)

201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平均年龄和成就清单》显示,从成就到获奖的整个过程平均需要1990年后的25-30年,而日本在2000年后获得的15项成就中,有2项是在20世纪60年代,5项是在70年代,4项分别是在80年代和90年代。

因此,2000年后诺贝尔奖在日本的爆发实际上依赖于25-30年前,即20世纪90年代的研究成果,与2001年发布的《第二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没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日本很少有人将诺贝尔奖的“大规模生产”归因于这一计划。面对诺贝尔奖的井喷,许多日本人并不欣喜。他们更加内省,为和平时期的危险做好了准备。

他们认为大部分获奖者都是老研究员,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有20年前的科研成果。然而,许多学者提到目前学术界人才稀少,年轻人不愿参与科学研究的情况。他们推断日本下一步将进入“诺贝尔奖短缺”。许多人呼吁政府放开学术界,鼓励年轻人参与。

在获得2018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本庶佑教授毫不犹豫地批评了日本政府近年来的一系列科技政策,包括“诺贝尔奖计划”。他把所有奖金都给了大学,作为年轻研究人员的研究基金。事实上,他批评和嘲笑了日本现行的教育体系和科技政策。

尽管“50年内获得30项诺贝尔奖”的计划与日本目前的成就没有直接关系,但日本成功获得诺贝尔奖背后的原因仍值得探究。

这使得有必要提及日本对教育和科学研究的态度。

据说,当清政府在1894年的中日战争中被打败时,它不得不赔偿日本2亿多两银子。当时,日本明治政府甚至没有考虑就设立了一个1000万日元(补偿总额的2.8%)的教育基金来投资义务教育。

在该基金的支持下,日本的儿童入学率在1898年达到97%。到1910年,日本已经完全普及了义务教育。

早在20世纪60年代,日本在提高国民整体教育水平后,也提出了“振兴科技的综合基本政策”,力争将国民收入的2%用于科学研究。

日本人早就认识到科学技术的重要性。他们认为这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事情。谁拥有最先进的科学技术,谁就拥有最锋利的刀刃。因此,日本在1995年开始规划科学技术。今年,日本议会通过了《科学技术基本法》,并随后制定了若干五年计划。日本正试图通过这些战略措施把日本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科技国家。

其中,1996年7月制定的第一个五年科学技术基础计划(The first five Basic Plan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决定不断加大对科学技术研究的投入,逐步提高基础研究投资的比重,努力改善研发的软硬环境,从而有效提升科学技术创新能力。2001年3月制定的第二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2001-2005年)是诺贝尔奖计划。第五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2016-2020年),于2016年1月得到审查和批准。

日本政府还争取政府和人民将国内生产总值的4%以上用于研发,其中政府对研发的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

数据显示,20世纪60年代后,随着经济的腾飞,日本的科研经费以每年10%至20%的速度快速增长。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尽管经济放缓,但科研经费一直保持直线上升趋势。从2005年到2015年,日本过去10年的科研支出平均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明显高于美国、德国、法国和英国等发达国家。

2013年,科技投入达到3.8%,居世界首位。

全社会形成了尊重科学的浓厚氛围,科研人员具有很高的社会地位。

在日本,科学家的地位受到社会的广泛尊重。日本权威“日本的社会阶层和社会流动性”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日本的187个职业中,大学教师得分为83.5分,仅次于在职业声望上并列第一的法官和律师。社会地位是显而易见的。

甚至日元也不印刷皇帝或首相,他们都是著名的作家和科学家。

例如,印有“福泽谕吉”肖像的10,000日元,是日本启蒙思想家,被认为是日本教育之父。5000日元是“樋口一叶”,日本著名女作家,日本文学的象征。新版的1000日元是野口,日本生物学家,毕生致力于科学研究等。

这种尊师重教的环境为日本的科学研究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日本科学家有很高的专业声望和丰厚的薪水,这使他们能够在不担心生活的情况下致力于教学和研究。根据日本卫生、劳动和福利部的统计,大学教授的平均工资约为1122万日元,远远高于国家公务员的663万日元。

放松科研环境以保持学术遗产。

在日本,研究人员基本不受非学术因素的干扰,可以规划和控制自己的研究工作,并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学术研究工作。

高校教师不会担心被遗漏或失去工作,因为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产生科研成果了。整个研究过程很少受到政府和社会因素如评估和评价的干扰,因此他们可以长期致力于研究。

此外,日本科学界非常重视保持其学术传统,并非常重视现有的科学遗产。特别是在理论物理领域,日本已经形成了一个得到学术界认可的学派,从1949年汤川秀树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开始。迄今为止,已有11人获得诺贝尔奖。他们都在日本受教育。除了南部阳一郎(2008年)和中村修二(2014年),其余科学家的获奖工作主要在日本完成。在汤川幸仁和长野一郎领导的这11人中,7人向同龄人学习,最终成为日本获得诺贝尔奖的新力量。

更值得注意的是,为了保持科技发展的后劲,日本政府非常重视科技创新后备人才的培养。制定了从小学阶段到研究生阶段不同年龄段学生的科技人才培养计划,致力于形成战略性、系统性的科技人才培养体系。

总之,日本诺贝尔奖井喷的背后是日本人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全方位布局和权力积累的结果。这绝不是一个可以一夜之间完成的简单计划。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2000年后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大部分研究成果是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因此,也许中国将在未来的十年或二十年看到诺贝尔奖的井喷发展。毕竟,高等教育和科学研究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吉林快三